一集爽爆,国产恐怖片都敢这么拍了?

发布日期:2021-10-19 08:58    点击次数:82

今天剧主想跟大家聊的这部剧,不火。

从第一部播出已经快两年了,标记看过的人数加在一起也没有500个。

第二部播出也快半个多月,更是“观看人数过少”,连分都没有出。

怎么这么“惨”?

没明星,没特效,不打“擦边球”。

每集片长,还只有8分钟的时间。

估计在视频网站上,都抢不到资源位。

那,为什么还要拍?

剧主觉得有必要讲讲背后的故事。

有个小伙子,热爱《X档案》、《圈套》两部老剧。

他常常在想,中国那么大,为什么搞不出自己的志怪悬疑?

2011年,机会来了。

他策划编剧的剧本《北极》被大佬韩三平看中,决定投资3000万,打造中国第一部科幻惊悚片。

为了创作,他直接从事业单位裸辞。

可结果,没能如愿。

后面的几个项目,也都流产。

直到他碰到了另外一个小伙子。

这个小伙子更年轻,放弃了制作公司稳定的待遇,也是裸辞。

他俩一拍即合,打算搞点儿不一样的。

《不思异:辞典》就是这么拍出来的。

3分钟,从单个词语出发,揭出一段段光怪陆离的都市怪谈...

别看阵仗不大,水准却一下子立住了。

开分7.7——

去年号称“国产恐怖片面子”的《中邪》,也才6.8分。

当然,剧主没有踩《中邪》的意思。

只不过相比而言,《不思异》的表达更有一种“逼到尽头”的感受——

什么都没有,完完全全靠创意。

这不,他们又来逼自己了。

《不思异:电台》。

从“辞典”到“电台”,讲故事的介质变了;

把3分钟拉到8分钟,体量也变了。

什么没变?

那股穷劲儿。

场景来来回回切,也就是一间屋子、一张床。

演员来回用就不说了,导演自己上阵演也就不谈了。

就连造型师,都免不了要下场...

制作成本不高,就像天花板一样顶在头上。

他们几乎是带着最沉重的镣铐在跳舞,却玩儿出了花样。

第一集,玩类型。

两闺蜜来到大山深处野营,安静又没有人烟。

黄衣女孩在同伴蓝衣女孩的提议下,走进了森林去寻找柴火。

路边,她看到了一只白兔。

她拿着斧子一路砍柴,突然听到了一声动静。

走上前去,正是自己同伴的尸体。

被自己手中一模一样的斧头砍死。

她丢下了木柴,惊慌地跑回岸边的营地,却发现,闺蜜好端端地准备着晚餐。

怎么回事?

死的到底是谁?

女孩惊魂甫定,又走进了树林,准备新的柴火。

这次她看到,白兔变成了两只。

她还在疑惑。

就迎头撞上了自己的尸体。

在“自己”上衣的口袋里,她摸出了一块计数器。

上面写着,900。

什么意思?

同时,“闺蜜”从身后扑了过来,正要拿起斧头劈下去。

她拼了命地逃脱——

终于,又一个闺蜜出来解围,反杀了那个意欲行凶的她“自己”。

事后,她举起食指:

“只能活一个。”

而计数器上的数字,悄悄地变成了899。

像不像《恐怖游轮》里无限循环式的“杀人游戏”?

你可能会说工整,但是匠气太重。

没关系,第二集就给你“反类型”。

玩结构。

从中二少年的幻想开始——

如果有一款“人生修改器”,能够修改“智力”、“体力”、“魅力”等等数值该多好。

哪知,愿望成真。

少年好像第一次有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权力。

他成了风云人物。

在学霸、体霸,以及万人迷之间来回切换。

像是随心所欲版《马丁的早晨》。

可再随心随欲,也有个限制。

像马丁一样,他每天只有一次修改数值的机会。

慢慢的,他感到无聊。

以为又是一剂香浓的鸡汤?

好戏才刚开始。

人生修改器怎么修改,都无法改变一件事——

财富。

所以,当第二个拥有者提出要拿10万块买他一个“技能点”的时候,他心动了...

潘多拉魔盒一经打开,可就关不上了。

留心看,男孩身上发生的变化。

再拉回到开头——

首尾相连,一体两面,形成完整的莫比斯环。

你还嫌不过瘾?

再来。

第三集,玩设定。

“美杜莎病毒”。

先是IT大神接到了朋友的求助电话,说有一张图片怎么都打不开。

大神用微信接收,一点开图片就会黑屏。

试了好几次,确实不行。

下班后,大神不信邪,坐在工位上试了半天。

反倒被同事吓了一跳。

同事渐渐走光,他还在研究。

打开电脑,发现也是同样的情况。

点击图片,黑屏。

正在苦苦思考的时候,突然背后伸来一张和图片上一样的脸!

再一转头,原来是保洁大姐...

送走大姐,大神突然抬头看到墙上的时钟——

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

再检查自己的电脑,发现设定的是“5分钟自动熄灭屏幕”...

诡异。

大神翻查起了办公室里的监控录像,发现了更加诡异的事。

这种病毒的实质危害是什么?

手机病毒,还是电脑病毒?

或者说,是人体病毒?

真相就像“俄罗斯娃娃”似的,一层一层地嵌套起来。

12集,每集口味都不一样。

就像是从糖果盒里掏出的一把颜色各异的水果糖。

这部剧的好,还不仅仅在于它甩开了成本的限制。

监制袁哲,也就是上面所说的“第一个小伙子”,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以前做过一场春梦,梦见和一个美女缠绵,别提多兴奋了,正到妙处,突然发现她长得像我老婆,越看越像,越看越像,这一下子就没了兴致,后来每次梦见美女,完事以后,都觉得像自己老婆。从那以后,春梦对我来说,就是最可怕的噩梦…

看到没?

真正的惊悚,不用非揪着那点神神鬼鬼的东西不放。

《不思异》的场景简直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公司、校园、街头、巷尾...

它把你带进生活的缝隙里,撩拨你对片面和假象的认知;

当你带着期待往前迈出一步的时候,却发现前面是深不见底的沟壑。

那种错位落差的窒息和惊恐,一下子就被带出来了。

他们没有去过多地挑战什么。

所有主创都觉得,在现有审查条件允许的范围内,还是能拍出许多有意思的东西。

诀窍,就是要挖掘生活。

就像电影之父格里菲斯说,电影就是“树上的风”。

这个类型的佼佼者温子仁,也表示过——

我觉得恐怖电影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一个微小的细节就能带来极好的效果。比如一扇嘎吱作响的门,就足以让人脊背发凉,而这不需要任何成本。

细节、呼吸、节奏...

《不思异》都牢牢地抓住了。

同时,也给了那些粗制滥造又四处甩锅的“国产恐怖片”一记响亮的耳光。

也难怪,评论区都是“血书爆红”的声音了。

最后,剧主也有几句话送给这些有想法的“国产恐怖”导演们。

这条路挺难的。

但好在,它已经是一条路了。

刚提到的温子仁,他钟爱一些小成本的惊悚电影——

钟爱到自己去给一个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小导演去当监制。

有了温子仁的加持,这个导演平步惊云,获得了更多的机会,其中的一个叫做《安娜贝尔2:诞生》。

到了今天,他执导的电影第一天就在大陆卖了1个亿的票房。

他名叫大卫·桑德伯格,这部电影就是《雷霆沙赞!》

特俗的两句话:

金杯银杯,不如观众的口碑;

以及,是金子,早晚会发光的。

由电影头条(movieiii)原创,转载需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