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2次被绑架,离奇死亡,深陷830亿遗产“宫斗”,这个亚洲女首富也太惨了吧

发布日期:2021-10-19 09:15    点击次数:99

在香港,无人不知华懋集团,更无人不知“小甜甜”龚如心。

她是香港地产界的女王。

但她的打扮,却非常萌萌哒。

羊角辫、超短裙,憨态可掬的微笑,都是龚如心身上最明显的标志。

媒体更是形容她“60岁的年龄,40岁的外貌,20岁的心态”。

没有哪个女富豪像她这样独特。

在她一生中,丈夫2次被绑架,和公公数次对簿公堂。

每段经历堪称史上之最。

2007年,龚如心因病去世。

她留下的830亿港元的巨额遗产成为了各方争夺的肥肉。

但关于“小甜甜”龚如心,引人注目的不仅是她的巨额财产。

还有她那跌宕传奇的一生。

龚如心是上海人。

龚父是华懋的员工。

那时,华懋的老板王廷歆,也是龚父的好友。

由于两家关系友好,时常走动。

龚如心认识了王廷歆的儿子,后来的丈夫,王德辉。

图片来源:爱奇艺《档案》

他们青梅竹马,感情深厚。

图片来源:爱奇艺《档案》

14岁那年,王德辉随父亲南下香港。

再回上海时,眼前的龚如心已出落得亭亭玉立。

王德辉一见倾心。

图片来源:爱奇艺《档案》

他开始给龚如心写情书。

一封又一封。

龚如心17岁那年,父亲因病过世。

她无处可去,不得已,只有投靠到在香港的王家。

对于龚如心的到来,王家人起初非常欢迎。

最高兴的,就是王德辉了。

他向父母坦白,自己和龚如心已交往多年,想要和她订婚。

一听订婚,王德辉的母亲任玉珍就不高兴了。

图片来源:爱奇艺《档案》

在她眼里,龚如心还没有做王家媳妇的资格。

她认为:

一,龚如心家境贫寒,和王家门不当户不对;

二,她觉得龚如心性格太野,不适合做媳妇。

父亲王廷歆也是持反对态度。

但是王德辉坚持要和龚如心订婚。

并于1955年,在香港《大公报》宣布订婚消息。

图片来源:网络

订婚后,王德辉出资让龚如心继续上学。

毕业后,直接让龚如心进入华懋工作。

图片来源:网络

那时的龚如心虽然只有18岁,却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当初龚如心的身旁不乏优秀的追求者,但她都一一拒绝。

曾有人问她,为什么选择王德辉?

她说,“在所有追求者中,只有他对我最好”。

两人的爱情得不到王家人的支持,婚礼也是十分寒酸。

龚如心也是十分倔强。

面对不满意自己的公婆,她既不讨好,也不争辩。

婚后更是和王德辉搬离了王家,一年也难得回来几次。

这让王家人和她的关系一度陷入紧张的地步。

但她不在乎,因为她知道王德辉爱她。

刚进入华懋时,龚如心还只是个负责打字送文件的小秘书。

但是龚如心非常聪明好学,并在业余时间努力进修英语。

她逐渐成为王德辉的得力助手。

60年代初,大批民众从内地来到香港,住的都是寮屋。

住房需求供不应求,龚如心率先看到了商机。

她提议华懋向房地产业进军。

为了节约成本,王德辉低价购入新界地皮。

亲自把关每个造房环节,甚至自己弄水泥和搬钢筋。

图片来源:新浪网

当时华懋的房子,虽然实用面积小,地理位置偏僻。

但价格低廉,这让当时的中产阶级首次实现了购房置业的梦想。

凭借出售这些房子,龚如心夫妇成为了香港最早的亿万富豪。

但是即便如此,王德辉和龚如心也是非常低调简朴。

尤其是王德辉,简朴到了苛刻的地步。

图片来源:腾讯视频《解密》

一次中秋节,公司给员工派发月饼。

王德辉当着员工的面,把一块月饼切成了16瓣。

“来,你们每个人拿一瓣尝尝”。

这让谁受的了?一家大公司都舍不得给每人买一盒月饼。

有些员工觉得自己受了侮辱,就不干脆不要了。

而王德辉呢,就把这些剩余的月饼打包带回了家,舍不得一点浪费。

在外人眼里,这哪是节俭,分明是到了惜财如命的地步。

当时香港的富豪都有自己的私人保镖。

王德辉为了能省下这笔开支,解雇了这些保镖。

甚至连司机也不请了,自己开车和龚如心一起上下班。

但是王德辉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他会栽在自己“惜财” 的份上。

1983年4月12日早上8点30分。

王德辉驾驶着自己的奔驰车,行驶在香港太平山的马路上。

行至一半时,王德辉发现前方停了一辆大卡车。

并被设置了路障。

奇怪,这条路原本就人烟稀少,怎么会突然停放一辆大卡车?

一旁的龚如心也是满心疑惑。

只是没等他们深入思考,一辆面包车随即开了上来,堵在王德辉的车后。

车上下来几个头戴黑色塑胶袋的歹徒。

“下车!”歹徒勒令道,并拿枪指着王德辉。

二人吓坏了。

龚如心被迫坐到奔驰车后座,而王德辉则被他们装入冰柜,抬到面包车上。

整个过程,只持续了几分钟。

歹徒开着王德辉的车子,把龚如心放到路边,对她说,

第一,不要报警,否则王德辉就会被杀;

第二,回家等他们的电话。

那天,龚如心踉踉跄跄地走回家,惊魂未定。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镇定下来之后,她联系了自己的律师。

通过律师,向香港警方报案。

警方在龚如心的办公室和家里部署了侦查小组。

行动很快就开始了。

这天,龚如心接到了绑匪的电话。

让她到香港中环商业区的“拱北行”这座的大厦的女厕里,去拿一个包裹。

包裹里,是绑匪录的一卷录音带,一串奔驰车钥匙。

以及绑匪给王德辉拍的一张照片。

图片来源:bilibili 香港重案系列

照片里的王德辉坐在一张席梦思床垫上。

表情还算平静。

看着丈夫安然无恙,龚如心松了口气。

回到家后,龚如心播放了这卷录音带。

录音带里是绑匪的赎金要求,1100万美金!

这一时间去哪里凑这么大一笔钱?

她试图和绑匪协商,降低赎金。

绑匪说,如果达不到要求,王德辉就只能死。

龚如心慌了,她四处筹借才筹到了这1100万美金。

没过几天,绑匪又寄来一盒录音带。

要求龚如心将钱汇入他们的指定账户。

为了谨慎起见,当时警方劝她不要汇钱。

她转过身,声嘶力竭道,“我要我的丈夫回来!”

这个表情让当时办案的警员记忆犹新。

为了王德辉,龚如心什么都顾不了了。

钱汇出去了。

一天、两天......王德辉还是没被释放。

龚如心心急如焚。

不知过了多久,绑匪打来电话说,王德辉已被释放。

回到家的王德辉,没有感谢妻子龚如心的相救。

反而向龚如心发脾气。

“你搞什么,汇这么多钱给绑匪。”

龚如心也是火冒三丈。

“命重要还是钱重要?”

经此一劫后,龚如心变得更加小心谨慎。

在她的要求下,王德辉才给自己请来了保镖。

过了一段风平浪静的日子后,他的惜财本性又暴露出来。

他又把那些保镖解雇了。

但是幸运之神不可能经常眷顾他。

1990年4月10日晚上。

王德辉从健身房回来,开车行驶在太平山路上。

他不知道,噩运再次降临。

此刻,一辆摩托车正悄无声息地跟在王德辉车后。

摩托车上的人向同伙汇报了王德辉的行驶方向。

很快,有两辆面包车一前一后地堵住了王德辉的去路。

这次的劫匪,手段更加暴力。

他们下车直接用武器敲碎了王德辉的车窗玻璃。

把他连拖带跩地从驾驶座上拖下来,塞到后座上。

然后开着王德辉的车子,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此时的龚如心还在家里等丈夫回来吃饭。

但是几个小时过去了,王德辉始终没有回来。

龚如心内心升起了不详的预感。

2天后,龚如心接到了绑匪的电话。

和上次一样。

不能报警,但是赎金提高到了6000万美金。

龚如心彻底慌了。

她在报警还是交赎金之间犹豫了很久。

最终,她决定交钱救人。

因为她认为绑匪只图钱,只要交了钱,丈夫就可以平安归来。

但是6000万美金是笔不小的数目。

龚如心和绑匪协商,先交2亿6千万港币,剩下的给时间筹措。

并且在交钱后,她希望能和丈夫王德辉通一次电话。

绑匪一一答应了她的要求。

但是当龚如心将2亿6千万港币汇入绑匪的户头后,这些绑匪就像消失了一样。

再也无法联系上。

王家彻底乱了阵脚。

最后在婆婆任玉珍的强烈要求下,不得不报了警。

香港警方追踪银行账户信息,很快将这起绑架案的绑匪抓获。

图片来源:爱奇艺《家事》

同时,警方在香港渔人码头打捞起了王德辉那天开的白色奔驰车。

图片来源:爱奇艺《档案》

但是车内,并没有王德辉的尸首。

王德辉,失踪了。

根据绑匪交代,他们早已将王德辉抛尸大海。

龚如心不相信。

她甚至向那些绑匪开出2000万的价格,告诉她王德辉的下落。

但是绑匪只是对她了说了一句:“对不起,王太。”

龚如心只感觉如雷轰顶。

相伴35年的丈夫,终究是离她而去。

王德辉“走后”,龚如心开始闭门不出。

之后,她从香港太平山百禄径的豪宅,搬到了华懋大厦的顶层。

在顶层的房间里,放着王德辉的鞋子和衣服。

图片来源:网络

每周,龚如心都要将衣服熨的服服帖帖,鞋子擦得干干净净。

但是外界谣言早已四起。

他们都说,是龚如心策划了这起绑架案,目的,是为了侵占王德辉的财产。

龚如心没有做任何辩驳。

1992年,她开始真正接手华懋集团,重新复出。

只是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个扎着羊角辫、穿着超短裙的龚如心。

图片来源:网络

她的奇装异服引得人们无限遐想。

龚如心是不是受刺激了?

龚如心依旧没有做任何解释。

面对媒体大众,龚如心眉开眼笑,无比亲切。

但是在商场中,却杀伐果断,判若两人。

她时常工作到凌晨2、3点,次日9点,就到达公司。

很多员工在半夜都还能接到龚如心的电话。

图片来源:华夏经纬网

华懋在她接手之后,各方的营业额都翻了两番。

不但经营着地产行业,还经营着酒店业、娱乐业和工贸。

实现了多元化跨国集团的转变。

但是龚如心始终不开心。

因为找不到王德辉的尸骨,是她一生的缺憾。

她开始相信风水之说。

风水师说,王德辉的尸骨在香港东南海域附近。

龚如心果真去了。

但是一无所获。

她在办公室里摆了6个大鱼缸,希望王德辉在水底里能顺顺利利。

图片来源:网络

还在华懋大厦各个角落摆好了风水阵。

图片来源:网络

在97年亚洲金融风暴来临时,很多企业都遭受到了损失。

而华懋,不仅没有亏损,反而生意更加红火。

就在此时,一向看不惯龚如心的王家人,突然跳出要和龚如心争夺华懋。

1997年,公公王廷歆向法院申请王德辉死亡。

儿子的遗产应该归他所有。

一场遗产争夺战就此拉开序幕。

在法庭上,王廷歆公布了王德辉的两份遗嘱。

第一份遗嘱写于1960年4月23日。

大意为王德辉死后,家中的遗产由王廷歆和龚如心均分。

图片来源:爱奇艺《家事》

第二份遗嘱,写于1968年3月12日。

大意为王德辉死后,他的遗产归父亲王廷歆所有。

图片来源:爱奇艺《家事》

王德辉之所以写了两份遗嘱,是因为在1968年,他发现妻子出轨。

一气之下,他又另外写了份遗嘱,把遗产归为父亲所有。

按照法律规定,当有多份遗嘱时,要遵从时间上最晚的那一份。

龚如心可能就一分钱也拿不到。

龚如心不甘心。

她向法院解释,当初的确婚姻出现了问题,但是她和丈夫早已和好如初。

并向法院出示了王德辉在1990年3月12日写的遗嘱。

遗嘱内容上表示,如果王德辉遭遇不测,遗产全部归龚如心一人所有。

并在遗嘱最后一页上,写着“onelife,onelove”。

意为:一生一世爱。

图片来源:爱奇艺《家事》

在场所有人都感到疑惑。

第一,王德辉怎么知道自己将遭遇不幸?

第二,这个句子不像是王德辉写的,因为他生性并不浪漫。

当时法庭让笔记鉴定专家进行鉴定,判定龚如心手上的遗书是假的。

龚如心被拘捕了。

龚如心不甘心,难道自己和丈夫打下的华懋江山就要拱手让人吗?

出狱后,龚如心从内地请来笔记鉴定专家。

并且重新上诉。

在法院上,笔记专家鉴定,这份遗嘱是王德辉亲手所写。

且前管家谢炳炎作为见证人,亲眼看到王德辉写下这份遗嘱。

龚如心和王德辉结婚35年,一手建立了地产王国。

于情于理,遗产应该是留给龚如心。

而非已退休13年的公公。

图片来源:网络

2005年9月12日,法院宣判龚如心胜诉。

这场长达8年的遗产争夺战算是告一段落。

但是龚如心无法高兴起来。

图片来源:网络

因为她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了了。

在打官司的这几年,龚如心常常腹痛难忍。

打完官司后,龚如心忍不住去医院做检查。

结果是,卵巢癌晚期。

无药可医。

图片来源:网络

2007年4月3日,龚如心离开了人世。

这一年,龚如心70岁。

而她那830亿的遗产,也按照她的遗嘱用作公益基金。

龚如心的一生,历经大风大浪。

唯一不变的是,是自己对丈夫王德辉的深情。

在香港新界,有一座全香港最高的建筑,如心广场。

图片来源:网络

广场以一高一矮两栋大楼组成。

分别以王龚二人的英文名,Teddy和Nina命名。

两栋大楼之间由一座天桥相连。

这是龚如心设计的。

也是龚如心一直以来的心愿。

希望能永远和王德辉牵手到老。

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而她也做到了。

作者:琥珀

资料来源:

1.2015.5.25 爱奇艺视频 档案 《香港女富豪龚如心生前身后之谜》

https://www.iqiyi.com/v_19rrnqhhyw.html

2.2013.10.03优酷视频《香港女富豪 生前身后之谜》

v.youku.com/v_show/id_XNjIxMTMzMTcy.html

3.2014.7.2爱奇艺 《家事 龚如心的传奇人生 绑架之谜

https://www.iqiyi.com/v_19rrhlhdlw.html?vfm=m_103_txsp

4.2014.7.3爱奇艺《龚如心的传奇人生 诉讼之战》

https://www.iqiyi.com/v_19rrhlhdlw.html?vfm=m_103_txsp

5.2011.11.17 腾讯视频解密 亚洲女首富龚如心的财富谜团

v.qq.com/x/cover/4jtzooni3w9zn8y/8wyMAjz5F4X.html

6.2018.2.23 bilibili 《香港重案组系列 王德辉二次绑架》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KW41147yr

7.2019.2.27 新浪网 《昔日女首富龚如心笑对悲惨离奇:绑架 内斗 癌症 情人》news.hexun.com/2019-02-27/196317730.html

8.2020.6.1新浪网 《曾是亚洲女首富:丈夫被撕票后》

http://k.sina.com.cn/article_7054368881_1a479207100100tpn7.html

9.2003.11.07 华夏经纬网 《华懋背后:你所不知道的龚如心》

http://www.huaxia.com/tslj/rdrw/2003/11/666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