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秘密!张幼仪前往国外陪读时,徐志摩竟带回一小脚洋装姑娘

发布日期:2021-10-19 09:34    点击次数:141

民国四大弃妇中,最著名的是徐志摩与张幼仪的原配。

徐志摩在留学期间遇到了美貌与才女林银辉后,很快就爱上了她,留下了原来的张幼仪。关键时刻,张幼仪的哥哥张君劢向徐志摩的父亲徐申如求婚:让张幼仪出国陪徐志摩。

张君劢认为,通过让两地分居的夫妇团聚,可能会挽救婚姻危机。

但张君劢没想到的是,他的做法反而加速了离婚的进程。

1920年冬,徐志摩的父亲徐申如听从张君劢的建议,安排张幼仪出国。张幼仪的船到达马赛港时,遇到了许久未见的丈夫徐志摩。但第一眼,张幼仪就感觉到了他心中的寒意。

晚年,张幼仪回忆起第一次在异国他乡见到丈夫时说:

“我斜倚着船舷,不耐烦地等着上岸,然后看到徐志摩站在东张西望的人群里,就在这时候,我的心凉了一大截……他是那堆接船的人当中唯一露出不想到那儿来的表情的人。”

徐志摩当然不希望张幼仪出现,因为他这个时候爱上了林,而张幼仪这个时候出现,那么他怎么可能不反感呢?在徐志摩心目中,此时的张幼仪就像一把秋扇,处处碍眼。

徐志摩似乎是张幼仪心中的整个世界。为了娶她,她15岁就放弃了学业。从那以后,她一直小心翼翼地为徐志摩和公婆服务。生下阿欢后,为了满足徐志摩,她日夜操劳。

对于一个渴望爱情却得不到的妻子来说,时间总是苦涩而漫长的。张幼仪熬过了无数的磨难。与徐志摩结婚后,他一直在国外学习。两人从未分开过,现在终于可以团聚了。张幼仪心里生了希望。

到达张幼仪后,徐志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张幼仪一起买衣服和帽子。原因很简单:他觉得张幼仪精心挑选的汉服太土气了。

张幼仪乖乖地跟着徐志摩。回来的时候,她已经换上了徐志摩为她挑选的“礼服”。

他们在波士顿乡下安顿下来后,张幼仪很快发现丈夫徐志摩和他之前看到的完全不一样:除了黑眼睛、黄皮肤、黑头发,完全意义上的外国人。

徐志摩在家的时候喜欢手里拿着扇子。现在,连那个风扇都被香烟取代了。

只是到了晚上,徐志摩休息的时候,张幼仪觉得丈夫好像和以前一样。

徐志摩在张幼仪身上变成了“熟悉的陌生人”。张幼仪发现自己的行为和过去不一样了,现在每天都要理发。

是的,张幼仪出国陪他后,徐志摩几乎每天都去理发店。每天早上他都会严肃地对她说:“我去理发店了。”

在英国,徐志摩和自己说这句话的次数最多。徐志摩去理发店后,张幼仪像往常一样开始打扫房间,在那里她仍然是全职太太。

每个月公婆都会给他们寄钱,每次徐志摩都会拿一部分,留一部分给她当生活费。钱的事她得小心,因为徐志摩花完之后会时不时问她要。

一天,在打扫房间的时候,张幼仪突然发现了一堆显然是故意藏起来的信件。出于好奇,张幼仪忍不住上去翻看了一下,但都是英文的。虽然张幼仪不懂英语,但从优雅的英文风格上就能看出是一个女人写的。

而之所以都是用英文写的,大概就是为了避免被她看到。

此刻,张幼仪心里百感交集,以为徐志摩每天都去理发店,张幼仪瞬间明白,他是去理发店取那位女士的信。

张幼仪从信末的拼音“Lundun”推断,这些信是从伦敦寄来的。

张幼仪很难过,但她能做什么呢?她甚至不知道对方是做什么的。她只能确定这个女人是个新女人。

之后,当徐志摩说要再去一次理发店时,张幼仪感到心里很痛,但她还是什么也没说,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不久后,张幼仪又怀孕了,徐志摩跳起来说:“打住。”。徐志摩的回应张幼仪已经准备好了,毕竟他已经有心上人了。但是可怜的张幼仪对丈夫还是有希望的,所以她不想打掉孩子。她可怜兮兮地说:“听说堕胎又贵又危险。”

徐志摩听后生气地对张幼仪说:“还是有人死在火车上,那就不坐火车了?”

张幼仪不再说话,心中只有一阵疼痛。

张幼仪骨子里是一个传统的中国女人,虽然她接受了一些新的教育,没有脚。她总觉得自己应该时刻服从丈夫,所以即使他要求她堕胎,她也不愿意和他争论。

未来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徐志摩已经完全忍受不了张幼仪。他好像在酝酿什么大事,但张幼仪猜不出是什么。

张幼仪想,只要他不强迫自己堕胎。偶尔,在忙碌的工作之余,张幼仪也会想起徐志摩的新女友。“她是一个愿意做第二任妻子的新女性吗?”“她长什么样,他能这么喜欢她吗?”

“也许,他已经改变主意了。也许他们相处一段时间后还是觉得传统的女人更好?”张幼仪不停安慰自己。

文人从来不直来直去做事,这是他们最可爱的地方,但有时候恰恰是最可恨的地方。

徐志摩想和怀孕的张幼仪离婚,却找不到理由和借口。张幼仪几乎没有错。她甚至不能和他吵架。这种被别人视为优点的特质,是徐志摩在这里的一大缺点。

徐志摩思索了一下:如果要离婚,一定要找个理由,可张幼仪就是不给她理由。现在她还在怀孕。如果你说你爱上了别人,然后和她离婚,那是不合适的,唉。

徐志摩的聪明才智发挥了作用,他决定了一个他认为最好的策略:逼张幼仪承认他们不合适,逼她分手。

这件事显然很难。徐志摩深知,以张幼仪那种事事“为夫命”的气质,普通的事情是无法激怒她的。

最后,徐志摩想到了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

随着时间的流逝,张幼仪一直在等着徐志摩说话,等着她说什么。她似乎在等待判决结果:她很害怕,有些人希望判决会很快到来。毕竟,等待真的很难。

终于,有一天徐志摩开口了。他说:“今晚家里会有客人。她是爱丁堡大学的朋友。我会带她逛逛剑桥,然后她会回来和我一起吃饭。”

张幼仪听后没有说话。她知道这个女人的到来对他来说绝对有着特殊的意义。毕竟,这家人以前从未有过客人。一团疑惑迅速缠绕着张幼仪。“她是他女朋友吗?”“如果是,我该如何面对?”

良久,习惯听丈夫说话的张幼仪点了点头。后来,她问徐志摩:“几点吃饭?我会早做准备。”

“早一点。”徐志摩平静地说,张幼仪试探性地点点头,问道:“五点可以吗?”

徐志摩解释了一些细节后走了出去,丈夫走后开始准备饭菜的张幼仪心里一阵骚动。

但张幼仪知道,此时的她不能让自己的脾气游走。她必须把一切整理好,不能出错。

之后,张幼仪开始非常认真地打扫房间,买菜,精心准备食材。每一步,都做得很认真,仿佛迎接一场盛大的仪式,或者一场战争。

做这件事的时候,一个想法开始在她脑海里盘旋。她觉得徐志摩今晚要带第二任妻子来见她。

长期知道徐志摩秘密的张幼仪,猜到这顿饭是和他摊牌。

如果是这样的话,张幼仪或许对这段婚姻还有希望,但徐志摩远比她想象的要复杂。

一直以来,张幼仪都知道自己从未被徐志摩爱过。因为这个原因,她才那么努力孝顺公婆,养儿育女,照顾徐志摩。她认为如果她做好这些事情,她就会有一张卡片。即使男人在外面有女人,她也不会抛弃她。

毕竟,张幼仪对徐志摩的理解不如她不会读英语。26个英文字母张幼仪都认识,但这些字母组合排列后,她只觉得熟悉却完全不知道意思。她看着徐志摩,为什么不呢?

世界上最可悲的是,她那么爱他,他却从来不理解他。这种痛苦,注定永远达不到,是的,几乎永远。

“我是原配!”张幼仪一边洗菜一边想。在心底无数次强调后,张幼仪决定:

以庄重高贵的姿 态迎接这次重要的晚餐,她要一如既往地收放起自己的痛苦和委用,对这个女人坚定随和,不会表现出嫉妒或生气。

终于,过了五点,他们来了,张幼仪站起来摸着头发不由自主地开门迎接她。

当张幼仪晚年回忆这段往事时,依然能清晰地描绘出那个女学生的样子。她说:

“她留着短发,深深搽着暗红色的口红,穿着分讶异。毛料的超装,而她新式的打扮下,却裹着双小脚。”

女生的小脚激起了张幼仪的情绪,以至于忘了吃醋。视女学生为假想敌的张幼仪心里打鼓:他爱的是小脚的女人,小脚的女人,却不是新的女人!

在饭桌上聊天时,这位名叫“明小姐”的女士介绍了她的家庭。后来徐志摩也跟她聊过英国文学,张幼仪一直不懂。

极度敏感的张幼仪发现,徐志摩在和明小姐聊天时,一直低头看着她的脚。

张幼仪也觉得这件衣服和脚不成比例,所以真的很鄙视明小姐。因此,她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脚。

这个女人明显不同于张幼仪心中想象中的新女性形象。张幼仪甚至觉得,在这个女人面前,她还是有些新的。毕竟,她是一个自然人。

说到这里,张幼仪之所以能够一整天的徒步,多亏了他的哥哥张君劢。当他四岁的时候,他因为她的痛苦而哭泣。他的哥哥张君劢走出来说:“看她的痛苦,所以她就停止了。”

当时,妈妈抬头看着17岁的张君劢说:“如果你不缠足,将来结不了婚怎么办?”

张君劢霸气回应:“现在没人觉得脚好看了。如果我不能娶她,我会抚养她。”

正是因为哥哥霸气的回应,母亲拿走了缠足布,张幼仪成了才女。

张幼仪在德国(怀孕)。

但张幼仪显然不知道,即使她是大脚,在徐志摩的心目中,她也是被裹足不前的。是的,在徐志摩的心目中,她总是有点脚,因为她传统保守,没有接受过什么真正的新教育。

晚饭后,徐志摩送完明小姐回来后,一直坐立不安,看起来很烦躁。虽然张幼仪心里有话要说,但她只收拾了餐具,一句话也没说。

徐志摩显然受不了这种无声的愤怒。他在张幼仪身边徘徊,看起来很尴尬。张幼仪心想,他一定是和自己摊牌了。是的,像过去任何时候一样,张幼仪此时都在等丈夫说话,她从来都不是那个接受的人。

张幼仪收拾好餐具来到客厅后,徐志摩终于开口了。果然,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觉得她怎么样?”

徐志摩问自己对这个女学生怎么看,张幼仪也是这么想的。这一切都与张幼仪心中的期待如出一辙,于是她打破了原本尊严高贵的形象,直截了当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这个,她看起来很好,可是小脚和西服不搭调。”

张幼仪终于说出了徐志摩逼她说的话。听到这话,徐志摩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立刻停了下来,仿佛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大声喊道:

“我就知道,所以我才想离婚。”

张幼仪惊呆了。这时她才意识到,今天带来的明小姐根本不是徐志摩的女朋友。他的女朋友是别人。他带明小姐来,只是想告诉她,他们不合适。

徐志摩的怒吼让张幼仪感到无所适从,知道自己被算计的张幼仪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压抑。她似乎感觉到空气体图像被拉走了,她觉得自己将无法呼吸。

张幼仪从后门走了出去。是的,她想透透气。她无法呼吸。她也想冷静下来说清楚。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张幼仪进门,徐志摩也有些慌了,他急忙追着张幼仪向阳台走去。确定张幼仪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后,他气喘吁吁地说:“我还以为你要自杀呢!”

张幼仪呆呆地看着黑暗奇异的日子空,脑子里空一片白色。徐志摩出来后,她转头看着丈夫,客厅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当她第一次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他时,他觉得自己很奇怪,好像第一次认识他。

张幼仪第一次觉得他和她真的要走了。他们不那么了解对方,因为不了解对方,所以总是有那么多的误解和分歧,也有那么多的痛苦。

她猜不到他的行为,他甚至看不透她,但他们已经是多年的夫妻了,这太可笑了。

之后,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张幼仪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徐志摩觉得自己的意思到了,想要的都实现了,可以走了。

几天后,徐志摩彻底从这个家里消失了,只留下张幼仪留在空匡的家里。

不认识徐志摩的张幼仪,猜不出他为什么离开,想传达什么,什么时候回来?

一个多星期后,当徐志摩最好的朋友过来说“徐志摩不要你了”时,张幼仪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他抛弃了。

张幼仪坐在地板上,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肚子。她恨自己,明知道自己是个老古板的女人,为什么还要说“小脚配不上西装”?这不是打她的脸吗?如果你沉住气,也许一切都会有不同的结局。

张幼仪不知道徐志摩即使什么都不说也会和她离婚,因为徐志摩的心从来不在她身上。

即使收到徐志摩朋友的短信,张幼仪依然抱着继续做徐志摩妻子的想法,她依然想等待奇迹的出现。目前最重要的是安全生下孩子。关键时刻,她想起了最爱她的哥哥张君劢。果然,接到求助电话后,他把钱和地址都发给了他。

后来,张幼仪拖着怀孕的身体去德国找哥哥。她没想到的是,仅仅过了几个月,她生下儿子的时候,徐志摩就去了德国,逼着她签了离婚协议。

也是从这个开始,张幼仪放下了对徐志摩的所有希望。她给儿子起了一个很特别的名字:德胜,意思是记住德国屈辱的历史。

徐德胜

鸟笼打开后,鸟恢复了自由,但实际上,鸟笼不是也相应地恢复了自由吗?

张幼仪可能没有想到,她的真实生活是从离开徐志摩之后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