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税一,轻徭薄赋,老百姓为什么活不下去

发布日期:2021-10-19 09:40    点击次数:178
文|坏土豆与我国反攻。

微信官方账号|坏土豆不哭(htdcry)。

注:本文为300年天命姊妹篇《孤独的皇帝》,独立阅读,讲述除了土地兼并——利益集团之外,王朝覆灭的第二条历史规律,阐释古代王朝的运行规律。

要支撑一个王朝的运转,税收是最重要的支撑来源,它直接决定了一个王朝的兴衰。当一个朝代的税收收不上来,或者征收的税收入不敷出,朝廷应付不了军队的开支和官员的俸禄,那么离崩溃就不远了。

在我们通常的认知中,中国古代历史上的农民起义之所以一个接一个,是因为古代中国人活不下去了,最大的原因就是皇帝在勒索钱财,暴政比老虎还凶猛。

我相信上帝创造了美,但我创造了人浑浑。

税太重了,除了涨,没有别的活路。

但是,在中国大一统王朝的时代,皇帝们从小就诗书满满,都知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尤其是他们从小读史书,一开始就知道猝死的教训,所以总是说:千万不要加傅。

十一税高,从韩到明,三十税中有一税是常态。

3.3%的税,为什么普通人活不下去?要知道,普通人只要有口饭吃就不会双手捧头造反。

王朝的运行体制出了什么问题?

所有的皇帝都害怕征收重税,但人民就是没有出路。发生了什么事?

第一部分:对王朝运行的趣味解读;

第二部分:朱元璋与贪官污吏的培养;

第三部分:大明人口之谜;

第四部分:学者的特权和利益集团;

第五部分:王朝的收入模式;

第六部分:大家齐心协力摧毁的王朝;

如果我们简单地看税收,我们会发现税收并不重。

有四种税收支撑着王朝的运转,与老百姓息息相关:

土地税、丁税、徭役、盐铁税。

首先是田赋;

天府是支撑王朝运转的主要工程。但是,我们经常能接触到的所有材料都是汉代的,当时税收是30到最重,也是10税。而且,皇帝总说永远不加傅,这里指的是田赋。

这项税收无论如何都不重要。

要知道,在同一时期的中世纪,如果不谈领主,光是教会就要收取什一税,也就是生产总量的10%,而领主收取的税收一般会达到50%左右;

与中世纪的欧洲相比,中国是一个黄金时代。

然后是丁税,指的是人口,丁税就是人口税。

根据朝代的不同,一般是从最早的7岁的“秦”和最晚的23岁的“汉”开始收集的。

人的税因时而异很大,一般相当于农业税的1/5-1/10,所以我们很难得到一个明确的概念,即交多少。

比如汉代规定一男一女每年要交120元的个税。晋朝时,每年发三匹帛,三斤棉花。

反复换算后,我只能给出一个模糊的概念,相当于现在每人每年300-1000元左右。

其实我们看古代的税收,都是模糊的数字,因为古代的信息化程度是今天无法比拟的。就算是土地税,县长也不可能让村长去家家户户看看一年的收成是多少。通常一亩地的产量是根据当时的技术估算的,每亩地需要缴纳的土地税是根据平均产量计算的。

而统计和信息的落后也是古代重农抑商的重要原因之一。

毕竟农业人口和土地都摆在那里,但是营业税统计不出来。

当时和今天不一样,所有的税务系统都接入了互联网,才知道投入了多少。古代的商人到处跑,赚到钱就兑换成银子,埋在地窖里。法院是怎么想出来的?

古代以明朝为例,商业税一般为1/15-1/30,根据货物过桥和在市场上的情况征收。但可想而知,当时偷税漏税数量很大空,而且大多数朝代都不把商业税作为国民收入的核心来源。

除了丁税、田赋,徭役才是百姓真正的负担。

现代国家如果要建设大型基础设施,就要出钱让工人在盖楼修路,一方面可以存放国家的固定资产,另一方面解决就业率,让工人拿到工资,促进消费。

然而,在古代,为了修路和建造政府办公室,包括运输军用物资和修复河岸,人们被招募免费工作。

当你遇到一个“能干”的皇帝时,老百姓就会有嫌隙。最夸张的是,秦朝时,全国人口1000万,服“含兵役”的徭役人数超过200万。

要知道总人口还包括老人、儿童和妇女,几乎每两到三个成年男子中就有一个在服役。

然而,秦二世之死,包括修建大运河的隋朝的迅速崩溃,给了中国历代统治者一个生动的教训。从他们开始接受教育和学习开始,中国皇帝就开始学习“暴杀秦无道,二死”的原则,他们一般不敢胡乱作工。稍微通情达理的皇帝都是轻浮的。

比如明朝成年男子每年必须在这个县服一个月的免费劳役,从事当地的土木工程、造桥修路、治理河渠、转运顾操等。如果你不想去,你应该去交税。按比例,税率为1/12。

第四项是春秋齐国以来的“盐铁专卖”,盐税与老百姓息息相关,因为大家几乎每天都在用。

春秋时期,制盐者必须向国家出售盐,国家统一出售。只有这一个,齐国发了大财,成为春秋第一霸主。因此,盐铁专卖被各个朝代采用。

要么是国家经营,要么是法院颁发许可证后,由法院认可的盐商销售,国家统一收税。

到了大唐末年,盐税增加了十倍,导致私盐贩子络绎不绝,最大的盐贩子黄巢最终杀了大唐。

明清时期,盐税一般为15%-33%,因为盐价本身较低,正常情况下不会对人们的生活造成严重影响。

因此,综上所述,土地税、丁税、徭役、盐税构成了古代农业帝国的基本管理制度,支撑着朝廷的运转。

按道理来说,在大多数大一统的朝代,上面并没有特别重的规定,至少不会让人活到造反。

按照王朝的标准模式,开国皇帝的理念是一种让所有人都开心的治国模式。

假设有一个200户1000村民的大土豆村。假设每人有5亩地,共计5000亩地,每亩地产粮折算成10两银子。

每个村民年收入50两银子。

那么根据国家税法,理想情况下:

1、十税,土豆村5000亩土地每年上缴5000两白银土地税;

2.每人每年缴纳2两银子的个税,共计2000两;

3.每个人一年有30天被县政府招调劳动;

最终,国家在这个村子里一年收了7000两银子。

而且每个村民每年赚43两银子,每年还要花一个月的时间为朝廷效力。这种生活并不富裕,但至少谋生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朝廷和老百姓相安无事。

这是一种理想的状态,但事实是,100年后,王朝基本上已经开始千疮百孔,大量的人经常饥寒交迫;另一方面,帝国的人口在增加,但征收的税收却越来越少。如果100 -150年不改革,就会濒临崩溃。

就像我们在《孤独的皇帝》中说的,在没有政府干预的情况下,民间经济必然是马太效应,土地不断加速兼并,使穷人越来越穷,富人越来越富。比如张变法的时候,据统计,全国90%以上的耕地是5%的人占有的。

理论上,任何政府,无论古今,都必须避免财富的过度集中和两级分化,否则,经济将不可避免地崩溃。一方面,富人不仅消费能力有限,甚至可能影响国家政策,使国家无法收税。比如在美国,随着资本对政权的控制,出现了倒挂,穷人多缴税,富人少缴税,加速了马太效应,美国政府每年入不敷出。

另一方面,穷人想无钱消费,而富人消费能力有限却集中了大部分财富,最后经济停滞不前。

相反,古代王朝的各种制度并没有干预贫富分化,反而在客观上促进了贫富分化。

最重要的是强大集团的不断扩张。

雍正于1722年登基。此时清朝只建成了86年,经历了盛世康熙时期。然而,历朝历代的缺陷都得到了体现。全国库存白银只有800万,不足以支付国家开支。中央和地方政府遭受了空的长期损失,腐败盛行。清朝感觉很繁荣,但不能收税。而且,普通人已经在受苦了。有什么问题?

清朝是中国统一王朝发展近2000年的最后一个朝代。各种制度的漏洞显然被所有官员触及。所有的制度颁布后都开始围绕权贵集团展开,清朝几乎完全继承了大明的许多缺点。

朱元璋是大明第一位平民皇帝,他痛恨贪官污吏。各种制度对官员严苛,对百姓宽容,对各级官员严格,达到了历史的巅峰。可惜的是,正是因为朱元璋,大明的腐败达到了古代王朝的顶峰。

明朝以前,有贪官,但也有清官。整个明朝,几乎只有一个清官,那就是海瑞。

因为在大明,要做一个清官,需要做一个圣人,一个苦行僧。

大名县一等县令祖父,以各种银器、布匹、粮食兑换成的90石米年薪。张改革后期,白银折算年薪为45两,相当于2021年年薪1.5万元。

也就是说,一个月赚1200元左右;

注意,当时没有医疗保险,没有社保,没有各种福利补贴,县太爷夫人也没有工作。他要一个人养一大家子,那他怎么生存?

所以,哈利在妈妈60岁生日那天只能买两斤肉,他根本不进肉。

按照大明的税率和徭役,理论上如果不被贪官污吏剥削,普通农民的收入要比县太爷高很多。

但是,培养一个县爷爷的成本比农民高得多。寒窗苦读10到30年,不会产生什么经济效益,只是为了当官。

结果吃了这么多苦,智商超群。我在至少10万人中脱颖而出。在不知所措地学习了几十年后,我会找到一份不如大多数普通人工资的工作。如果不腐败,谁是官员,谁不是白痴?

朱元璋糟糕的政治使得腐败成为大明官员的日常工作。

因此,在唐宋时期,整顿吏治是可行的。毕竟,无论王朝多么腐朽,读书人都是读圣贤长大的,相信孔孟之道,有理想有追求的,总有两三个。尤其是宋朝,官员的工资足够高。地方州县官、县令每月发2000元,鲁肃有五到三石,仍是基本工资。

基本工资已经是明代县令的5到10倍了。除了工资,还有各种补贴,如茶、酒、厨房材料、工资、蒿、炭、盐、马饲料、侍从的衣服和食物等。,这些都是由政府支付的,而且金额也相当可观。

因此,在明朝,这是伟大的。制度是告诉所有官员:要想遵纪守法,做天空的主人,必须一辈子受苦。

意思是牧羊人养了一只牧羊犬,甚至不给它食物,这样它就可以自己想办法了。牧羊犬不吃东西,根本打不过狼。这是逼牧羊犬吃羊。

因此,从明朝开始,官员的腐败已经成为常态,但没有腐败是不正常的。只要一个清官出来,全世界都会把他当怪物。

清初全面采用明朝的俸禄制度,实际上是鼓励官员贪污:没钱给你发工资,就要想办法养活自己。

从张达明·居正开始的鞭笞方法有许多积极的意义,但它也有一个额外的效果,即它将腐败从“潜规则”变成了“明确的规则”。

在鞭笞法之前,农民缴纳的税是各种各样的杂项物品,包括大米换大米和布换布。

法律法规没有标准和规定的时候,最容易有空钻。官员靠这个发大财,靠各种手段赚钱。例如,农民为纺织品和食品的低质量付出更多。比如农民不给官员好处,官员就会找他们的茬。

从张变法开始,大部分赋税都是直接折成银子,其他的都不需要。农民还需要在市场上出售大米,并将其兑换成白银来纳税。结果,漏洞被堵住了,因为白银的成色是标准产品,地方官员找不到毛病。

然而,很快,大明的官员发现了新的漏洞。

因为有几万人在交银屑,各地不能把全国的银屑全部交给朝廷,否则朝廷又要晕头转向了,各级州县需要把银屑熔化后再铸成标准的银锭,也就是官银,统一运到北京。

这省去了张的麻烦,但官员们也找到了新的致富途径。因为人们碎银的纯度和质量不同,在炼锭过程中必然有损耗,

一个县收了1000两碎银,如果冶炼成大块银锭,只剩下960两,剩下的40两由地方官补贴。

因此,地方官员可以收取一定比例的银作为冶炼过程中的损失。

按照正常的科学观点,最多不应该超过2%-5%,但是法院没有给出标准。

如果没有标准,必然会出现腐败。就像徭役一样,县长可以让百姓工作一个月或者五个月,这是县长的最终决定。

很快,在整个官员腐败的基础上,谁耗火少,谁就是白痴,大明的官员们开始改变方法收集更多的火。

朝廷的税收原本是30税,但短短几年,火耗已经超过了朝廷所需的土地税。据记载,一个正常州县的用火,每两银子4到5元,也就是多40%-50%。但是后期,更多县的火耗已经超过了朝廷要求的土地税,收的没完没了。

税十一直接变成十税二甚至更高。

明朝后期,火的消耗根本没有人管。清初,康熙多次提出要求,但收效甚微。但康熙朝时期,正是从三藩和台湾省用人到二旦的时候,所以康熙最终没有理会。

于是,火耗成了地方官员的正当收入,远远超过了朝廷的收入。

这样,人民负担猛增,但土地税造成的损失仍然有限,人民的赋税和徭役才是真正的影响。

在王朝时代,往往是徭役使人凄厉,因为国家统一的徭役有限,很少有大型的国家型工程。然而,当涉及到当地时,当地官员拥有最终决定权。

当腐败和贪污已经成为一种普遍做法时,徭役已经成为地方官员剥削人民的最有力工具。原来,正常情况下,百姓一年服一个月徭役。

而现在,不管怎么说,让人伺候不需要花钱,就可以用。

三月修桥,四月修衙门;

6月修河堤,8月建驿站;

如果你说想耕田没时间伺候,那就交钱,你就不用来了。

徭役成为政府致富的最有利工具。

而个税也成了官员的一笔亮眼收入。

自汉代以来,个税一直是各朝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但它直接带来了一个严重的后果,那就是隐瞒人口,造成大量的流民和仆从。

因为土地是死的,藏不住过去,上级官员过来就能看到,但是人是活的,可以流动,所以征收个税比征收土地税难很多。

朝廷也进行人口普查,具体方法由州县政府牵头。农村的李政、常宝等地方官员掌握着朝廷的户籍档案,对每一户人家进行调查采访,了解楚国家庭的人口、男女人数、年龄和身体状况。政府需要重新输入未记录的人口。对于死亡人口,政府会帮你删除户籍信息。

1381年朱元璋统治时期,洪武十四年,明朝首次进行人口普查,全国1065万户5987万人。

然而,在明朝接下来的276年里,人口高峰只有7000万,没有进一步增长。到明末天启时,人口只有5165万,还不如明初。

从内部可以看出问题太大了。从雍正到乾隆的几十年间,清朝的人口达到了3亿多。

要知道,除了明末的战乱之外,大明相对太平,与前朝相比,农耕技术不断发展,耕地面积不断增加。统计的850万公顷土地理论上可以养活1.8亿甚至更多的人。

大明的人口是个谜。根据后世各路史家的考察,大明各郡至少隐瞒了8000万至1亿人口。

因为大明郡县的官员都很清楚,朝廷要统计人口的主要原因就是征收丁税。如果一个县有40万人口,只报20万给法院,相当于官方直接拿走了丁税的一半。

于是大明的丁税被朝廷拿走,官员们贪了一大半。

另一方面,徭役制度之所以瘫痪,是因为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即士绅集团。

这位学者在寒窗苦读了10年,就是为了当县长。那是年薪一万吗?当然不是。秀才是参加科举考试、进入仕途的敲门砖和入场券,是进入士大夫阶层的最低门槛。即使是出身底层的书生,你也有这个特权。

列举一些基本权利。

第一,不要拜官员:在法庭上不一定要跪着磕头,但是见到县官可以鞠躬。而且,一个书生总能去衙门交出名帖见县长,这是常人所不能及的。

文人不用拜官员,官员也多照顾他们,因为文人又上了举人,是朝廷的候补官员。他们将来很有可能是朝鲜的官员,当然他们应该互相照顾。

而且,当时能读书的,90%以上都是不愁吃穿的学者。

二、免除徭役:不需要为政府工作。政府征集年轻人时,秀才可以悠闲地读书喝茶,修堤坝修路,这根本不是他的事。

三、免缴粮税:家里有地,好!他们都是靠自己,所以不用向国家交税。

第四,免刑:如果你犯了强奸罪,站在县长面前,老爷不能一怒之下打书生的板子。如果你想打板子,县长必须先去省里找个政治学者,摆脱你的名声。

根据大明的状态和成名的难度,举人相当于副教授,而秀才相当于重点大学的学生。

然而,在科举制度的漏洞下,最终形成了一个以士人为中心的庞大利益集团,即士绅集团。

要知道,按照朝廷的法律,不是秀才自己举人,而是他们的家人享有特权。

如果一个村子里有一个学者,会发生什么?

能在一个村子里考取一个秀才的人,本身就是一群家庭比较富裕的人,他们的家业和人口都是村里最多的,成名之后,要利用制度最大化自己的利益;

所以:

村里有几户人家,都把自己的田产挂在秀才名下,这样大家就不用交土地税了。当然,秀才不会白帮。国税十两银子,秀才收三两。

于是,打着秀才旗号的耕地越来越多。

士人不用缴纳丁税而服徭役,但村里的其他人,不管他们有多少土地或财产,都要缴纳丁税才能服徭役。根据朝廷的法令,如果有100亩地或1亩地,他们每年都需要在个税中缴纳5两银子。

有钱人不在乎,没钱的人根本买不起。如果他们买不起,在大明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想在监狱里吃饭。

因此,穷人不妨成为秀才家庭的奴隶或佃户,这样他们就不需要向国家和政府纳税,也不需要充当徭役。

由此,最终形成了以士人为中心的士绅利益集团,他们的收入远高于普通农民。普通人在被政府残酷剥削的同时,也促成了土地兼并。

现在,让我们看看实际的税收情况。

土豆村有200户1000人。假设每人有5亩地,5000亩地,亩产10两银子。

国家在这个村子里收了7000两银子;

村民一年挣50两银子,交税5+2=7两,余额43两。他们每年工作一个月,但不谈富贵,至少还能糊口。因此,朝廷和百姓相安无事。

然而,张的家庭富裕而强大,他不断兼并村民的土地。仅张一个人在村里就有2500亩地,家里有500口人,包括佃户和佣人。

还有李县长,让我们看看最后发生了什么:

一、天府

张的2500亩土地不用交税,朝廷实际上只能收2500两银子的土地税;

县曾祖父想多征一笔双火费,也就是多出的2500两银子落入县曾祖父的钱包,十税变成十税二,每个村民交10两银子。

第二,人均税收。

全村1000人,张家减500人,实际人口应该是500人。结果,县太爷向朝廷报告了人口250人。

在朝廷,收了五百两税,县令自己存了五百两。

第三,徭役

现在,徭役是绝望的。以前村里每个人修大坝都要一个月。现在,张家的人不用工作,劳动力减少了一半,只有500人。因此,每个人都需要工作两个月。

而且,县城爷爷有村民当劳工,让每个人每年都可以工作4个月。

不仅要免费工作,还要自带干粮。如果你有工伤,你应该为此负责。

就这样,村民们不仅连耕地的时间都没有,还累得要死。他们找到了一段感情,并和主任说了好话。徭役说,每个人给十两银子,就够干活一个月了。

村民们不想交钱,酋长们就让他们在大太阳下搬石头,慢慢搬的时候就往死人堆里抽,最后都交了。.....

所以现在我还工作了一个月,酋长们收了5000两,大部分都交给了县长。

现在我们来算账:

政府税变成了2500田亮赋+500丁亮税= 3000两,还不到原计划的一半。

县衙祖父赚了2500两火费+500两瞒报个税+5000两徭役减免= 8000两银子;

县令祖父的收入几乎是朝廷的三倍。

张挣得很多,但是没有县长挣得多,所以张很残忍,把他的儿子都送去读书,所以他必须考更大的名气。

最后,朱元璋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想方设法压榨官员,最后整个朝廷都为士人和官员卖命。

以上都不是最恐怖的,但最恐怖的是:

200多年过去了,人口在增加,但是朝廷统计的人口总是那么多。

但是,每年乡镇考试和会议考试都在不断进行,不会停止。获得名气的人越来越多。如果一个人获得了名气,一群人就不再纳税,享受特权的人就越来越多。

国家要做的事情越来越多,维护国家的机器不断增加,处理各种事务的费用不断增加,而税收却保持不变。不管皇帝存多少钱,都不够。

除了官员和学者之外,大明还有一个更大的蛀虫,那就是朱氏家族的后代和朱氏家族的后代,他们被提升为官员,不仅不为生产买单,还需要得到朝廷的支持。

朱元璋的算盘打得很漂亮,他想拼命剥削官员,不仅不给钱,还不给他们放假,但对他的孩子极其关心。

整个明朝,有87个王侯,924个郡王,他们在郡王之下的各级后裔呈几何级数增长,数量数不胜数。明朝后期,朱元璋的后代达到了100多万,每年都消耗很多,成为大明最大的蛀虫。

这些族人的工资除了正常的财政支出外,还包括各种临时补贴,如婚丧嫁娶、宫殿修建、过节等。最后明朝几乎入不敷出。

嘉靖后期,上缴粮食84.3万石,而米露达到192万石。不仅没有余额,明朝朝廷还得把钱倒过来。

万历时期,族人的开支占朝廷的1/3。

因此,除了土地税和个税之外,朝廷开始征收苛捐杂税,包括培训税和辽饷。只要钱不够,就开始付钱。

然而,对于整个朝廷的官僚体系来说,三大受益者:朱氏家族、官僚集团和以文人为中心的士绅集团,他们占据了大明80%以上的财富,却永远得不到更多的报酬。

朱宗范是皇帝的亲戚,自然没人敢告诉皇帝给他们动手术。

官僚集团和士绅集团基本是一个整体,都在朝廷的功名体系之下。官僚集团在朝廷,士绅集团则是民间官僚集团的根源。明朝任何一个官员都是家乡的大地主,没人敢吭声。

所以,大明不是没有钱,而是靠产出只有20%的穷人来支撑整个大明。

最终,王朝一旦刮起什么风,都是靠剥削只占财富20%的穷人。一旦朝廷增加了饷银,地方官员至少有一半最终会落入皇帝手中;

皇帝想赈灾的时候,往往是他的俸禄还没有到灾区,一大半已经败坏了;

大明的问题在哪里?所有官员心里都是诚实的,但没有人说话。

他们本身享有很大的利益,是利益集团的一部分。他们为什么要动自己的利益?

而如果有人指出这个问题,他们将与整个大明利益集团为敌,这不会解决问题,而是会首先被清理。

所以在王朝的后期,是极度两极分化的。穷人吃不饱,卖儿女,却要为朝廷苛捐杂税负责。有钱有势的文人朱宗范,终日以食为天,过着浪漫的生活,完全没有意识到百姓的疾苦,也不用为朝廷的安危承担任何责任。

根据历史学家的评价,大明最被低估的人口约为1.2亿。当穷人终于活不下去的时候,他们终于奋起反抗。只有10%的人需要暴动,足以让明朝崩溃。

明末,朱依仗父亲的宠爱,富如敌国,在封地洛阳为所欲为,终日载歌载舞。能引起他兴趣的只有两件事:一是女人,二是吃喝。

此时农民起义如火如荼,人民饱受战乱之苦,人民生活水深火热。人祸不顺利,天灾又来了。

朱,曾经过着平静的生活,并不在乎。他应该吃喝,好像这一切都与他无关。1641年,农民军围攻洛阳,守军建议朱拿钱鼓舞士气,抵抗农民军。结果斧王充耳不闻,身无分文,最后洛阳的农民军被攻破,煮成肉汤。

欠人家的,总要还的。

大明只是大一统王朝的一个缩影,几乎所有的坏政治都融为一体,但在2000多年的历史中:

以世袭爵位制为代表的贵族;

官僚体制代表的权利集团;

以科恩制度为代表的士绅群体;

最终成为朝廷的三大蛀虫,成为不可动摇的利益集团,并且盘根错节,颠覆了整个王朝。

微信官方账号:一个坏土豆iamhtd。

微信官方账号评论:坏土豆不哭。

知乎id:坏土豆知乎专栏:坏土豆趣味科学。

微博id:坏土豆。